[肉欲的血亲]一 - 优优色影院





               肉欲的血亲

作者:老山羊
2009/09/23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第一章

  「喀呛……吱吱吱……」已经许久未曾上油的门栓,在每次开门的时候都会
发出微弱的杂音。

  『呼~~还是自己家里好啊!』将笨重的行李随意搁置在玄关之后,信雄拖
着载满疲惫的身躯进入客厅,接着就一屁股跌坐在沙发椅上。

  在贸易公司担任资深业务,平时的上班时间就如同进行作战一般,片刻也不
得松懈,还时常需要到各地出差拉客户或是开会,常常一出门就是一个多礼拜,
今天也才刚刚结束为期五天的研讨会议回到家里。

  因为对长时间出门在外早已习以为常,所以没有特地通知家人回来的时间。
妻子也是上班族,这个时候人应该还在公司里,家中一如所料没有欢迎男主人远
行回归的家人,客厅里静悄悄的只有信雄一人。

  正当信雄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时候,忽然听到从二楼隐隐传来稀稀疏疏的
声音,回想方才进门的时候,似乎有在角落瞥见女儿的鞋子,大概是已经放学回
家了吧!想到正在就读国三的宝贝女儿,信雄的嘴角就忍不住露出一丝欣慰的笑
意。

  与妻子在职场上认识,结婚一年之后便生下了孟雯,因为是独生女的关系,
信雄夫妻俩对孟雯的教育非常用心。而孟雯也没有辜负父母的期望,除了课业上
的表现十分优异之外,还身为网球社的主力选手,不时会拿一些奖状、奖牌之类
的东西回家。

  遗传到母亲的端丽容姿,又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孟雯在学校里是全校男性
师生心中的偶像,鞋柜里每日都塞满来自各年级仰慕者的情书;街坊邻居之间也
对这名亲切温柔的美少女赞誉有加,每当与人谈论起这个心肝宝贝,信雄总是掩
不住脸上骄傲神情。

  女儿的房间就在信雄夫妇卧房的正对面,信雄本来想先回卧室里安置行李,
但是转念一想,也有一段时间未和女儿见面了,以前下班的时候,不管再累,总
会和女儿孟雯聊聊今天学校发生的种种;虽然只是聊一些琐碎的小事,但是对信
雄来说,这是维持父女感情的重要仪式。

  『还是先跟阿雯说说话好了。』打定主意,信雄起身来到了二楼,见到女儿
的房门是虚掩上的,没想太多便向门里面探头一望。才刚想要开口,门缝中的影
像却令信雄瞪大了眼睛,已经到了嘴边的话语被硬生生地吞回口中。

  经过一整天的社团活动,身上累积了大量的疲劳与脏污,爱干净的孟雯一回
家之后就急着换下被汗水跟灰尘弄脏的校服,身在家中的安全感让她忘了确认房
门是否有确实关好。

  似乎没有察觉有人来到门外,门缝里的孟雯正背对着房门口,举起双手要脱
去水手服的白色上衣,光滑的背脊跟着上举的双手逐渐裸露出来。见到女儿腰肢
上耀眼的雪白肌肤,信雄竟然不由自主地吞了口口水。

  理智在不断地警告信雄,窥视正值花样年华的女儿换衣服是非常不妥当的行
为,现在唯一该做的就是静静地离开,然后当作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可是两只脚
却像被施了魔法似地牢牢黏在原地,目光更是不受控制地继续注视在女儿身上。

  随手将脱下的制服抛在地上,孟雯接着便侧转过了身子,继续解开腰边的裙
带扣,没多久,黑色的百折裙就跟着一连串的动作滑落在脚边。

  眼前的女儿全身上下只剩下水滴罩杯型的白色胸罩与一条蓝白相间条纹的内
裤,还有小腿上的黑色长筒袜;纯粹是无心的穿着,却刚好巧妙地结合起青涩与
性感,让人联想到以校园为题材的A片中的女明星,进一步地撩起信雄的窥视欲
望。

  长时间以来,信雄对于女儿身体的印象,都还停留在幼儿园时期父女俩一起
洗澡的时候;那时候的孟雯身材扁扁平平,毫无曲线可言,搭配上圆圆短短的四
肢,就像一个大娃娃似的;然而,就在粗心的父亲没注意到的时候,青春期的成
长激素依然确实地有在女儿身上作用,眼前的美少女彷佛是另一个人。

  妻子也是一名出色的美女,特别是那对傲人的双峰,到现在信雄还记得婚礼
的时候在场男宾客们那股羡慕的眼神。女儿在这方面完全得到母亲的遗传,包覆
在胸罩里的乳房,在胸前高高鼓起了两团半球形的肉球,从信雄的位置看起来,
大约有C罩杯,还算不上十分硕大,无法与妻子丰满圆润的巨乳相比,但是就中
学生来说已经非常令人惊艳了,与女儿的稚气脸庞相衬托,格外有种令人怜爱的
韵味。

  也许是长时间浸淫在网球这门运动中的关系,孟雯的双腿比起母亲在比例上
还要来得修长健美,自脚踝向上延伸至大腿外侧的曲线非常漂亮;大腿在尽头处
会合成十五岁少女的臀部,虽然没有成熟女子那份肉感,却具有独特的娇翘与弹
性。

  当孟雯抬起脚要脱掉袜子时,紧贴在内裤下的两片臀肉跟着大腿的动作先是
向外侧拉开,接着又推挤在一起,那份无以言喻的弹力看得信雄心神荡漾,涌起
想将肉棒狠狠插入其中的强烈冲动。

  不可告人的偷窥行为带给了信雄未曾体验过的兴奋,即便对象就是自己的女
儿,也无法遏制心中不断浮现的下流欲望。父女的血缘关系反而成了绝佳的助燃
剂,让那种挑战伦理禁忌的刺激感燃烧得更加炽烈,扭曲了信雄的心智。

  现在的信雄满脑子都是侵犯女儿的念头,仅剩下最后的一丝理智让他没有进
门将女儿压倒在床上,按捺不住的右手隔着布料不断摩擦着早已膨胀至临界点的
分身,希望能够稍稍发泄体内的灼热欲念。

  得不到满足的苦闷感觉让信雄不由得在门口低声呻吟起来:「啊……啊……
阿雯……爸爸好难受……帮帮爸爸……射出来……」

  可惜的是,香艳的更衣秀很快便告一段落,与门外父亲的殷切期待相违背,
孟雯最后并没有脱掉胸罩与内裤,而是随便找了件衬衫套在身上,接着从衣柜里
拿出了换洗衣物,似乎就要前往浴室。

  『不好!』当女儿穿好衣服时,信雄才像大梦初醒一般,眼看孟雯就要开门
出来,掉头回自己卧室已经来不及了,灵机一动下急忙闪身进入隔壁的书房,躲
在房门后面,作贼心虚的罪恶感让信雄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孟雯似乎没有发现到躲在隔壁的父亲,径自朝浴室走去,听着女儿渐行渐远
的脚步声,信雄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头,从紧张高峰松懈下来的疲累感让他双腿一
软,直坐倒在地上。

  『我刚刚到底是怎么了?』倚靠着门板,信雄激动的心情随着呼吸慢慢地平
复下来,女儿的曼妙身影却依旧在脑海中挥之不去,一想到那坚挺的酥胸与饱含
青春弹力的美臀,本来软化萎缩的肉棒又开始膨胀起来。亲生女儿的肉体魔力是
如此地强大,让信雄不由得陷入一阵迷惘的沉思里……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