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测验] - 优优色影院




               心理测验

作者:黄
2010/01/14

  一如往昔的上班时间。

  根据个人长期的观察研究,下午三点半是标准上班族最疲惫的时刻,距离下
班还不到倒数计时,对工作的烦闷却已经到达了极限。

  正当我不断唉声叹气,却见同事阿峰帅气地倚着椅背,潇洒地微笑。

  「想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来个神准的心理测验吗?」阿峰问道:「这个心理
测验是算你将来工作的运势,仔细听好喔。」

  其实,我从来不信星座血型对命运的影响力,也不相信路边摊式的阳春心理
测验,一方面是好奇心作祟,另一方面是我根本来不及出声婉拒。

  「两种女人让你挑,你会选择那一个:林志玲的脸蛋配上如花的身材,或是
如花的脸蛋配上林志玲的身材?」

  头也不回,冷静地继续敲打键盘,其实,脸上已经浮出三条线。

  三分钟过去了,我还在研判生理与心理反应两者间的重要性,企图找出合情
合理又能自我说服的答案,结论却依旧难产。

  「这…个选…择也…太难了吧?」

  不甘地偷偷在心里呐喊,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反问阿峰。

  「两种让你选一种:刘德华的脸孔配上勃起后五公分的小鸟,还是哥吉拉的
外表配上AV男优的史前巨屌?」

  阿峰目瞪口呆、仔细考虑的傻样让我稍微感到平衡一点,趁机把荒诞的心理
测验抛诸脑后,继续枯燥无味的工作。

  时针慢慢指到五点钟,依然烦躁的午后。

  ——我忍不住在心里拼凑着志玲与如花的奇妙拼图。    ***    ***    ***    ***  每个男人心中都存在一位女神。

  所谓的女神未必是绝对的满分,却是男人心中的唯一,永远能勾引到内心最
深处的欲望,让我们迷醉神往。我心目中的女神并不是模特儿身材,天使脸孔的
志玲姊姊,也不是乳摇杀很大,青春无敌的瑶瑶。

  而是我最亲爱的大嫂——蕙祯。

  自问不是该出现在苹果日报社会版面上忤逆人伦的淫徒,可是,我承认比起
杂志上经过修剪调整的标准美颜,或限制级影片中廉价的官能刺激,大嫂的秀丽
雅致更加吸引人。

  对嫂嫂纯粹的妄想是单纯而直接的渴求,如正负的吸引,如阴阳的融合,没
有理由,没有原因。因为道德或伦理的限制,这份爱慕就一直偷偷藏在心中。


  「老哥还是在出差吗?」我吃着削好的苹果,小声问道。

  「是啊,这次已经快半年了,我已经习惯身旁没有他了。」蕙祯以平静的语
气诉说着听似豁达的话语,却掩饰不了其中苦涩的意味。

  对于一对没有孩子羁绊的夫妻来说,她们彼此相处时间实在太少。没在工作
的大嫂就整天独守空闺,过着单纯的生活,可能正是这个原因,温柔的大嫂常常
会邀请我这个依然单身的小叔来家里吃饭,一方面是体贴我独身乏人照料,一方
面应该是她也有一点点孤单吧。

  还记得初次见到蕙祯,是老哥向大家介绍论及婚嫁的女友。

  那一天的蕙祯略施薄妆,打扮清新简单,笑容甜美而羞涩,她婉约的气质与
秀丽的仪态一瞬间打动了我。那一刻开始,我知道有些念头永远的驻进了我的心
中,一辈子都无法挣脱了。

  结婚数年了,少妇身份的嫂嫂总是素颜示人,很难让人联想到娇艳,平日都
是一袭轻便居家服,无法让人联想到性感,可是,蕙祯的美是如此清丽脱俗,令
人魂牵梦系。

  大嫂在厨房里忙东忙西,烹调着一些费工的火候菜。

  平常,懒散如我是绝对不会踏足厨房的,不过,对蕙祯当然不同,我义无反
顾地帮手洗菜、切菜,以便就近欣赏她的美态。

  一头微卷的秀发向上挽成典雅的发髻,细长的柳眉看起来如此文静娴淑,鼻
梁高挺,樱唇饱满,美丽细致的脸庞粉白无瑕的宛如雪花,尤其蕙祯不经意流露
出的温柔气质,让人想在她的怀抱里撒娇。

  「唉呦。」

  嫂嫂突然发出一声惊叫。

  「怎么了?」我紧张的奔到大嫂身旁。

  「有东西跑到眼睛里了,好…痛。」

  「头抬起来,让我看看。」

  拨开碍事的浏海,蕙祯皱着眉头,仰起头,无瑕的脸庞近在咫尺,毫无粉妆
的面颊白皙到几乎透明的地步。

  「呼…呼……」看似认真地帮大嫂吹去眼里的杂屑,事实上,百分之九十九
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绚丽绝伦的美颜上。

  「喔…痛啊…」蕙祯轻轻眨着眼睛,浓密卷翘的睫毛随着晶亮的双眸颤动,
微红的眼眶含着泪珠,彷佛受痛的小白兔,需要人怜悯疼爱的模样。

  「脏东西弄出来,没事了。」我安慰似轻拍吹弹即破的面颊。

  「好痛喔。」嫂嫂纤瘦的身子微颤,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终究滴了下来,泪
珠顺着粉颊滑落。

  突然间,我的情绪难以抑止,冲动的嘴唇忍不住轻触上蕙祯娇嫩的眼皮。

  可能是被我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大嫂整个人愣住了,没有任何反抗的动
作,给我了可趁之机,由浅浅的一触转变成深深的一吻,双唇激动地亲吻着她柔
软的眼皮。

  「啊啊…不…可以这…样啊……」

  嫂嫂回神的呻吟并没有让我恢复理智,细雨般的亲吻由眼皮落到洁净光滑的
额头、鼻梁,一路轰炸到脸庞,哀羞的声调让我更加疯狂,由嘴唇传来那充满弹
性,又香又甜的滋味简直要让我融化了。

  「对不起,嫂嫂,你让我亲一下好不好?」

  还没等到回应,贪婪邪恶的大嘴立刻封上了梦寐以求的樱桃小嘴,嘴唇紧密
的接合,热烈地吸舔磨蹭,比蜂蜜更甜,比棉花更软,比我梦想中的更棒。

  不过,唇瓣的碰触纵然如斯销魂,却无法完全安抚爆发边缘的情欲,不安分
的舌头打算侵入大嫂尊贵的樱桃小嘴。

  ——我大概是疯了。

  长久以来积压的情欲一下子爆发,一面感动于蕙祯带来的官能情感上的美妙
滋味,一面又执着于充满雄性原始的兽欲,毫不知足继续攻击。

  「唔…唔…」只见蕙祯紧闭的樱唇,咬住牙门,努力抗拒着小叔的强吻,抵
抗着毒蛇般舌头的侵犯。

  嗅着淡雅的幽香,我却丝毫不死心,就算只是舔着洁白贝齿也甘愿,固执的
舌头舐着齿龈,感受着动人的吐息,而且粗壮的身体顺势贴近大嫂的娇躯,双手
象徵性地圈住她不堪一握的腰身。

  「大嫂,我不是一时冲动!你知道吗?当我第一次见到你,就已经深深爱上
你了。哥哥让你寂寞,全都是他的错,现在让我安慰你一下好吗?」

  不知道挣扎了多久,可能是我的告白让蕙祯感动,也可能是热吻让她实在喘
不过气来了,终于,大嫂的防线惨遭突破,邪恶的大舌滑进小嘴中,舌尖的交缠
是如此销魂,仅是那一点点的结合就让我全身发抖,电击般的快感震荡在胸膛,
甜美的滋味在味蕾上扩散。

  不敢进一步去碰触她娇贵神圣的身躯,只是默默吮着已经彻底融合为一体的
香舌,吸着流入口中的甘美唾液,认真地搅拌着彼此的口腔唇舌。

  渐渐的,白玉般的脸庞隐约渗出可爱的红晕,蕙祯的眼光失去焦点,开始变
的迷蒙,发出娇媚轻柔的哼声,灵活的小舌与我卷绕缠绵,迎合着令人窒息的激
吻。我的指头划过性感诱人的锁骨,在天鹅般优雅的颈部游走,捧着鹅蛋般的小
脸,近距离迎面袭来的美丽再度让我惊讶。

  「喔喔…喔…」蕙祯发出少女般的惊呼,敏感的身躯不停发颤。

  大嫂似乎动摇了,我清楚地感受到原本端庄的淑女正散发着女性的魅力与感
性,久未接受雄性滋润的肉体正在逐渐动情。

  我半强迫嫂嫂吞下污秽肮脏的口水,下半身的膨胀到达不可思议的程度,超
过四十五度地高举。完全张开的肉伞散发出浓厚的贺尔蒙的气味,连我自己都可
以嗅那猥亵污秽的气息。

  「蕙祯,帮我揉一揉好吗?」虽然语气温柔婉转,淫物却步步逼近。

  蕙祯勉强将视线转开,不敢直视丑陋肉棒,但是小手终究还是握住了火烫的
肉棒,缓缓的搓揉棒身,扭捏的模样实在太可爱了。

  「喔,好爽啊,嫂嫂,帮我吹一下吧。」我不知道大哥跟大嫂之间的性爱是
否包括口交,不过内心的冲动已经无法按捺了,强压住大嫂的肩膀,勃起到发疼
的肉棒冲向大嫂的小嘴。

  湿软绝美的触感包覆,娇贵美丽的红唇刺激着敏感的龟头,怒张的肉冠展示
着凶猛的欲求,涨到发痛的肉棍上沾着淡淡的口红渍,蕙祯含住滚烫的肉柱,像
贤慧的主妇仔细清扫着,专注地舔弄着污秽的肉缝。

  轻柔含蓄的舔弄才揭开序曲,蕙祯将整涨大一倍的肉棒整支吞下,开始激烈
地吸吮,口腔黏膜完整包覆,邪恶的小舌头在肉冠边缘刮弄,主动的磨蹭跟被动
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集中在马眼上盘旋,节节攀升的快感冲破临界。

  「啧啧…啧…」淫糜的声响回荡,紫红色肉棒顶在粉色的唇上,清纯的面容
衬着丑恶的肉棒是难以形容的画面,令人不舍,却又让人疯狂。发丝散乱,分不
清是汗渍、泪水,还是唾液,贞洁而神圣的女神就这样被我彻底玷污了。

  任由大嫂吞吐着滚烫的肉棒,享受着全身溶解的快感,挺着雄腰,让肉棍在
蕙祯的嘴里恣意放肆,充满吸力的小嘴彷佛有一种魔力,不断收缩刺激着肉棒,
戳弄着喉头的软肉,深喉的快慰让我忍不住要缴械。

  「啊…啊啊…」腰眼一酸,官能的愉悦猛然脱缰而出。

  炎浆爆发似的精液一直往大嫂嘴里灌,不可思议的大量喷泉让蕙祯痛苦地皱
起眉头,肉棒由小嘴中弹出来,还不安分地喷射着,浓液朝镜面般无瑕的脸庞飞
溅,精致绝美的五官惨遭玷污,无论是剔透双颊、饱满欲滴的唇瓣,还是挺立笔
直的鼻梁,全都沾满了浓白的浊精。

  楚楚可怜的眼波闪动,蕙祯的表情极尽哀怨,微鼓的小嘴里还有我污浊的种
子。只见喉头轻轻颤动,小舌似乎意犹未尽地舔着樱唇,黏稠的白汁在红润的唇
边牵出细丝,只见舌尖轻巧地一卷,吸回了口中。

  「大嫂,对不起…」

  「下次…不可以…这样了喔…」

  蕙祯摇摇头,露出哀羞娇怯的苦笑,慢慢咽下嘴中的残精。

  ——这一幕,我大概永远也忘不了吧。


    ***    ***    ***    ***  「等一下!」

  距离电梯门完全关闭大概只剩下二分之一秒。

  只见我瘦小的身躯侧身穿越门缝,一口气的冲进电梯里,动作漂亮流畅地像
是参加奥运的跨栏选手。

  靠墙低头,抚胸不止,还来不及喘口气,一截玲珑有致的惹火身材硬生生挤
入视线,吸引了我全部的注意力。

  中空的腰身极细且充满动感,呈现完美的S型曲线,可爱的圆脐上装饰着水
钻脐环,水蓝色的超短贴身热裤超级省布,连大腿都遮不住,相较于大腿的丰腴
肉感,向下则是一双笔直细长的小腿,衬托出体态的修长。

  白色运动T恤搭配上萤光绿的短外套,略低的领口掩不住挺茁饱满,绝对有
份量的胸脯挤出深沟,健康的小麦色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Nice body!」心底忍不住赞叹,我几乎忍不住要吹起口哨了。

  努力保持绅士风度,压抑着无礼直视的渴望,战战兢兢地用斜眼窥探,在上
下巡视过堪称完美的体态,最后的压轴就是——小姐的芳容。

  目光正要对上小姐的脸庞,突然之间,电梯里面突然整个暗了下来,陷入一
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电梯也随即停止。

  「怎么回事啊?」我惊讶地靠往墙边,伸手向黑暗的四周摸索。

  没想到一个柔软火热的身躯硬猛然靠了过来,那无比柔软饱满的肉球朝胸膛
压上来,毫无保留地带来最直接的震撼。强烈的弹性与柔软度由各方包围,难以
想像的刺激上下包夹,身体产生了最原始的反应,裤裆的空隙随即狭窄起来。

  按照常理,电梯故障停止,轻则受困数小时,重则随时有生命危险,如此危
急的情况,应该要积极找寻解决的办法,而不该有生理方面的冲动。可是,奇妙
的快感不给我任何解释的机会,幽暗的密闭危室反而带给我加倍的刺激。

  没有任何声息,火热的女体默默地依偎着我,微微地颤抖的胴体,可以感觉
的出来,怀里的女孩也感到害怕。轻拍着她的背,裸露的臂膀与粉背光滑细软,
宛如高级的丝绸一般。

  瞳孔逐渐习惯了黑暗,绝妙的身体轮廓隐约成形,不过,我依然看不清她的
面孔,只能依稀感觉到肢体的移动。

  「小姐,应该是停电了,我看一下有没有紧急联络钮之类的。」

  勉强往电梯控制板摸去,没想到伸手却摸到意外柔软饱满的……

  女郎转身挡住了我的手,紧紧抱住我的衣袖,除了上半身的压迫之外,长腿
紧接着勾上了我的大腿,整个人贴了上来,两人之间顿时不存在任何间隙。

  大手则不偏不倚抓住丰满的乳峰,一手五指根本无法掌握。胸罩的材质是贴
身的莱卡,细致而滑手,半罩杯守护外的乳球弹力十足,弹性激荡着指尖,混合
成无比美好的手感。

  应该立刻缩手,但是,完美的手感却令我无法自拔。可能是被意外事故吓呆
了,需要另一种“安慰”,女郎没有激烈的反抗,只是象徵性地扭动两下,任我
恣意享受着娇人的美胸。

  怪手拉下贴身热裤,从后方抚摸着隆起丰臀,硬实的肉棒抵住大腿内侧,像
一位卑劣的痴汉挤压磨蹭,肌肤的光滑细嫩,肉体的结实弹性令人心晃神驰。

  一手在背后放肆,另一手则解开女郎胸前最后一道防线,圆硕的乳球释放出
来,在胸膛震荡,软到近乎虚无,弹到有点扎手,两种绝妙的触感随着揉捏的力
道加强,则数以倍计的增强,不可思议的柔软与弹性在掌中爆开。

  反手揉捏着丰满的娇乳,美好的玉乳在指缝间变形,几乎要被挤出汁来,涨
起的乳尖硬的像是一颗太妃糖,舌尖舔噬着香甜的糖果,贪婪地大口品尝,口手
并施的玩弄着椒乳。

  激烈的抚弄之下,僵硬的娇躯逐渐动情,除了热情的汗水流泄,女郎的三角
地带也开始溢出黏稠的水花,湿热火辣的气氛带动下,情绪来到最高点。可能是
官能的刺激太过强烈,让我们刹时忘记被困在电梯里的恐惧,彼此忘情地、热烈
地挑逗爱抚,彷佛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此时,我完全忘了对女郎模糊的形象,只是专心地享用女体的滋味。

  几乎是用扯的把碍事的内裤撕开,挑逗着滴着淫蜜的肉穴,被撑开的黏膜火
热到烫手,黏腻甜美的汁液涌出,湿漉漉的绉摺与花瓣绽放盛开。淫邪地剥弄紧
缩的摺皱,刮着肥美的膣肉,热烈的扭动透露着淫猥的媚态,狂热地亲吻敏感的
肉核,享受着女体自然收缩颤抖的愉悦。

  69姿势没有任何空隙,感觉连毛孔都紧贴在一起,交换着彼此的汗水与体
热,彷佛融为一体,肉棒在女郎的吞吐间硬挺,沈溺在肉体带来的欢悦,在官能
的波涛中起伏。

  抱着她的腰,让女郎把高耸的翘臀抬起来,龟头在潮湿的粉唇上摩擦,如火
柴棒擦出火花,把情欲一口气点燃,完全湿润的肉洞已经准备好接受更强劲的刺
激,纤腰扭动到快要断裂,似乎忍受不了强烈的挑逗了。

  粗壮的肉棒毫不犹豫塞进蜜洞,狠狠地插入,规律地开始抽插,充血般的快
感迎面而来。扶着不停扭动的隆臀,一手握住弹跳的乳峰,紧密紮实的结合容不
下其他的事物,舔舐着脖子、耳后渗出的下流汗珠,难以言喻的快感一瞬间征服
了一切。

  「啊…啊…唔唔。」女郎似乎在压抑着喊叫,腰臀却不由自主地扭摆,模糊
不清的呻吟非常可爱,难以掩饰官能欢愉的反应。

  爆炸般的快感刺激,我逐渐变身为发狂的野兽,用尽全力抽送,恨不得肏爆
跨下的小绵羊,在指尖翻腾的娇乳摇晃,使劲拍打翘起的粉臀,臀肉传来的弹性
极为舒爽,清脆的声响在心头回荡,超越极限的渴求以原始而直接的粗暴方式展
现出来。

  狭窄的女体紧紧咬住肉棒,肥美的壁肉箍住粗壮的棒身,压榨着一分一毫的
精力,美妙刺激在神经上蠕动,酸麻的快感让我忍不住要射精。趁着最后一波的
激情,顶入极深处,加速抽插的频率,肉棒在嫩穴来回进出,重叠的快感数以倍
计,猛顶着会咬人的肉圈,性器刮蚀的酥麻直冲脑门。

  「我…要射了!」面对完全陌生的女体,毫不留情的朝深处激射!

  一波又一波的热精浇灌,女体剧烈地痉挛,长腿紧紧夹住我的腰,可怜的肉
洞彷佛啜泣喘息,蜜洞深处传出极乐的哀鸣。

  「啊啊…喔喔喔……」一直苦苦忍耐的女郎终于放声大喊。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还沈醉在哪强烈而绝对的余韵之中,突如而来的强光照
的我什么都看不清楚,只隐约感觉到身旁的女孩快步走出电梯。

  终于勉强睁开眼,电梯里没有别人,除了口袋里充满诱惑香味的内裤之外,
再没有留下其他的芳迹,彷佛一场销魂的春梦。


  ——这绝对是我一生中最奇妙的一次经验。    ***    ***    ***    ***  一如往昔的偷闲时刻。

  「阿峰,你上次问我的心理测验,我已经有答案了……」沈淀下心情,我咽
下口中的咖啡,冷静地说道。

  「啊?心理测验?你说什么啊?」阿峰一脸大惑不解地反问。

  面无表情地把到了嘴边的答案咽了回去。过度认真看待阿峰这种不负责任的
王八蛋的提问,实在是我个人的错误。

  「对了,有一个的心理测验,超准喔,你仔细听好了喔。」

  阿峰神采奕奕地比手划脚。

  「这个测验是算你一辈子的财运。两种状况让你选择:一个是你被十几个大
汉轮奸,另一个是让你去上一头满身烂疮的母狗。你要哪一种?」

  「喂~~」

               【全篇完】